關於部落格
  
  • 1699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0

    追蹤人氣

[J禁][亮內]在你身邊

 
 
1.
 
 
「為什麼又是我被留下來呢?」 內博貴搔搔頭,拿著作業一臉苦惱的樣子。
不過就是上課的時候跟後面的亮玩起來了而已嘛,而且為什麼只罰我一個不罰亮?
「因為你笨。」 抱著吉他坐在窗檯上的錦戶亮,彈了一個和弦。
內轉頭看坐在身後的他。 「亮,幫我寫啦。」
「不要、你自己寫。」 錦戶說話時連頭都不抬一下。
剛好看到棒球社正在球場上練習,內把手肘靠在窗檯上說。 「啊、一年級的又在混了,等一下非得好好教訓他們不可。」
本來低頭撥著弦的錦戶抬頭,發現他沒有專心反而盯著球場看,用吉他用力敲了一下他的頭。
「喂、給我快點寫!」
「痛……」 內摸摸被敲的頭,乖乖轉身回去寫被老師罰的作業。
「亮、如果有事就先走吧,最近你們要參加比賽不是也常練習嗎?而且我寫完這個也還有棒球社的活動……」
錦戶從窗檯下來、把吉他放在上面,伸手把內的腦袋壓在書桌上又揉一揉,最後拉了他旁邊的椅子坐下來。 「這個沒裝什麼東西的腦袋裡面就只有這些無聊事嗎?」
「擔心這個倒不如現在趕快給我寫完,沒有我盯著你以為你又要寫到幾點?連社團活動都不用參加了。」
內抬起頭對著錦戶笑,隨即低頭繼續看題目,但是看不懂只好轉起手上的鉛筆玩。
「亮會繼續升學嗎?」
「不會。」
「咦、為什麼?」 內有點驚訝,雖然平常沒有特別聽他說,但一直覺得或許他不會想那麼早工作吧。
錦戶看著他玩筆的手指。內的五指都非常修長、筆在其間靈活地轉來轉去,但他的目光還是不自覺地又注意到了食指前頭的傷疤。
那個疤痕其實已經非常淡了,不知道的人根本不會注意到。
「念書又不有趣,也沒什麼好念的,倒不如趕快找個工作。你呢?如果要升學我看沒幾個學校會收你吧,你全身上下只有那個跑得還算有點快的腳可以用,看看有沒有人要吧。」
對於錦戶的消遣、內一點也不以為意,只是笑一笑、仰頭看著窗外的藍天。 「我想進職業球隊繼續打球。」
錦戶翹著腿、手靠在桌上撐著頭看著他的背影笑了。這個背影雖然沒有打進甲子園,但拿到了縣預賽亞軍。 「那很好啊,不是嗎?」
 
 
「我幫你拿去交吧。社團結束在校門口等我,不要先自己一個人亂跑,知不知道?」
「知道了,待會見。」 說完內就轉身向球場跑去,兩人在教室外的走廊分開。
錦戶背著吉他要過去教師辦公室,邊走邊拿出自己的鉛筆、翻開內好不容易寫完的作業。 「他到底有沒有腦袋啊,這麼簡單的題目還會算錯。」
想到他每次一寫功課就心不在焉、東摸西看的樣子,錦戶也忍不住笑了。
他啊,每次都是這個樣子,到底要我操心到什麼時候、以為我時間很多嗎?
錦戶雖然在心裡抱怨,但還是拿起橡皮擦把錯的答案擦掉,寫上正確的答案。
 
 
2.
 
 
沒幾分鐘錦戶就跑到台上偷偷拉開黑幕看前面的情況,又不時抬頭看牆上的時鐘,看起來很不耐煩的樣子。
都快開始了,那傢伙怎麼還沒到?
今天在這個club裡有個樂團的比賽,錦戶在學校社團是參加樂音社、跟幾個人組了一個band,也有參加這個比賽。
進場的票早就給內了,還交代他好幾次不可以弄丟,就快開始了人卻還沒到,難不成是迷路了嗎?
「亮,你在緊張嗎?」 團員看錦戶好像很心浮氣躁,出聲詢問。
「要不要坐下來?別這麼緊張嘛、放鬆心情,沒問題的啦。」
他還是盯著時鐘看,好像沒聽到團員說的話一樣。
一個人好像在思考著什麼,錦戶想想果然還是不行。
「那個、我出去一下,馬上就回來。」
「喂、就快開始了,你要去哪裡?」
有沒有搞錯,都要開始了,這時候還要到哪裡去?
「我會在我們要出場前回來的!」
 
 
這附近和車站那裡錦戶都去找過了,都沒有看到人影,打手機也沒有接,打電話到他家、他媽媽也說早就出門了。
「那傢伙到底跑去哪了?」
身邊等著紅綠燈的行人已經來來往往換了好幾回,站在路口的錦戶,不斷在號誌附近來回踱步,又撥了好幾次內的電話,心想見到他一定要臭罵他一頓。
突然錦戶的手機響了,是班上一個同學打來的。
這時間什麼事啊?他不耐煩地按下接聽鍵。
「喂、錦戶嗎、你的手機怎麼這麼難打?你知道我們學校下一個車站的那所高中嗎?就是之前跟我們的棒球社比賽的時候,跟我們打起來的那一間。我剛剛看到他們一群人把內圍住……」
 
 
當錦戶找到內的時候,內的眼睛流著血,聽到他的聲音激動地一直問:「是亮嗎?亮嗎?」
「亮,我的眼睛好痛,我睜不開……!」
內的手緊緊抓著他。
 
 
3.
 
 
小時候,內跟著他們家一起去釣魚。
他們兩個不聽話,一直在水桶旁邊想要抓被爸爸釣上來的魚,他也想欺負內,故意把內的手放進水桶裡,結果內的食指被魚咬住不放、怎麼甩都甩不掉。
那時候大人聽到內的叫聲都過來了,趕緊把魚敲昏讓牠鬆口,內的食指才沒有被咬斷。
他還記得那時候內一直哭、一直哭,很慌張想把魚甩掉、但魚緊緊咬住內的食指不放,好多血不斷從魚的嘴巴、沿著內的手指流下來的畫面,當時他沒有想到要罵內有什麼好哭的,但從此之後他就不敢吃魚了。
雖然媽媽偶爾還是會煎些魚片放在便當裡,但那些都是內吃掉的。每當打開便當發現有魚的時候,內連說都不說一聲就自動夾走。
 
 
他曾經罵過內買什麼粉紅色的手機,噁心死了像女生一樣,但那隻手機已經被摔壞了、還染上血跡。發現他時,他跪在地上好像在找什麼東西,就是在找這隻手機吧?
他曾經罵過內很愛哭,連看少女漫畫都可以哭;損過內不會煮飯,連煮泡麵都不好吃;罵內即使被罵笨還是會用很可愛的笑容跟對方說謝謝,但就是這點可愛;抱怨內老是惹出一堆麻煩要他收拾,但他就是沒辦法放內一個人不管;嫌內不要老是好像把自己的生命交給他一樣,但重要的時候他卻沒有在身邊保護他……
錦戶亮沒有這麼氣自己過,當內緊緊抓著他、告訴他身上的傷有多痛的時候,他卻什麼都沒辦法做、沒辦法幫內。
是他錯了,他不該讓內這麼依賴他,不該讓內以為他是萬能的,不該因為內老是跟自己撒嬌、就算天塌下來都可以替內撐著。
 
 
兇手和叫唆的人後來都抓到了,的確是因為上一次比賽起了衝突而懷恨在心,再加上內靠棒球這項專長通過了大學的甄試,而叫唆的人剛好是同一間學校的備取,如果內放棄或沒辦法去的話,那他就可以遞補了。
 
 
4.
 
 
「不好意思、我要這個,對、全部都是草莓的這個六吋蛋糕。」
 
 
「亮,你回來了。」
「呃、嚇死我了,站在那邊幹嘛?」
下班回到家的錦戶被早早就站在玄關等他的內嚇到。
「因為我聞到了草莓蛋糕的香味。」
「最好是啦。帶狗出去散步了嗎?」
「嗯,聽到你的留言我就馬上帶牠們出去了喔。」 內笑著拿起手機說。
錦戶看他一臉期待的表情,真是藏不住心事。
「真是的,每次都喜歡吃這種東西,你知道我穿這樣走進去有多奇怪嗎?每個女人都在看我。」 雖然嘴巴上在抱怨,但臉上表情卻跟內一樣是笑著的。
今天是內的生日,留言要內早一點帶狗出去散步,下班後他去蛋糕店買內最愛吃的草莓蛋糕,穿著西裝的他在顧客大多是女性的店內立刻受到矚目。
他一個人默默看著冷藏櫃裡的蛋糕,也不要店員介紹,看到哪一個草莓最多又看起來最好吃,就馬上決定了。買了一個跟自己冷酷外表不合的蛋糕,在場的人都想,大概是要送給女朋友或老婆的吧?能有看起來這麼不錯的另一半真好啊。
「都已經秋天了還開什麼冷氣、連電視都開著。」 錦戶把蛋糕放在餐廳桌上,又到客廳把冷氣關掉。
「因為這幾天又突然很熱嘛。」 內喜孜孜地坐在餐桌前,伸手開始拆盒子上的繩子。
「就只知道吃!」
被錦戶打了一下的手馬上縮回去,內故意含著食指裝作無辜樣。
「這又是什麼時候學的小女生招術啊?」 錦戶把剩下沒拆完的繩子拆掉、打開蓋子,拿了一顆草莓塞進內的嘴巴裡。」
「嘿嘿、唔──好好吃──」
「你是笨蛋嗎?乾脆就這樣天天吃到死好了。」 錦戶切一塊蛋糕放到內的面前、塞了叉子在他手裡,然後在內的對面坐下。
「嘿嘿,那也不錯啊。亮要不要吃?」
「不要、我才不要吃那種甜膩膩的東西。」
他用手撐著頤,看著內挖著蛋糕吃的模樣,覺得饒富趣味。內的生日在夏天的尾巴,雖然偶爾會有秋老虎發威,但以前這時候內總是還穿著短袖制服,而自己已經要隨手帶一件外套出門。
伸手抹掉內嘴邊的鮮奶油,手還停在內的嘴邊,他就自動張口把手指上的鮮奶油吃掉了。
冰冰涼涼的鮮奶油加上溫熱的觸感。 「拜託、連這個也不放過……」 錦戶撇過頭,前面的瀏海遮住了看不到真正的表情,但感覺好像有點彆扭。
「亮,幫我唱生日快樂歌好不好?」
「生日快樂歌?都幾歲了唱什麼生日快樂歌……」 這傢伙越來越大膽了,竟然還敢要求我。
「唱嘛、唱嘛……」
「不要、丟臉死了,要唱自己唱。」
「這裡只有我們兩個有什麼關係?你不唱我就把蛋糕拿給牠們吃。」 從他們坐在餐桌前開始,兩隻狗也在旁邊等待。小的在內的腳邊繞來繞去,而大的則是坐在旁邊不斷吐著舌頭哈氣。
「喂、別給我得意忘形了!」
「就拜託你了,亮。」
看著內的笑容,在內心掙扎了許久,錦戶最後還是開口了。
「Happy……birthday……to you……Ha……ppy……birthday……to Hiroki……Happy birthday……to you……
「謝謝你,亮。」
「你白癡啊、我唱得這麼好聽還給我哭?」
「嗚……對不起……」
「笨蛋,長這麼大一個了還這麼愛哭,你看除了我以外誰還會要你……」
錦戶起身走過去把內抱在壞裡,內也緊緊環住他。
他一手摸摸內的頭、一手拍著內的背,吸了一下鼻子、把臉靠在內的頭上說。 「喂、我可警告你,不准把鮮奶油沾到我的西裝上……」
 
 
5.
 
 
小山經過茶水間,又看到錦戶在裡面講電話。
「咦、錦戶前輩常常在上班時間來茶水間講電話嘛。」
看到小山進來,錦戶馬上把手機闔上,手撐在小桌上、背對小山,顯出不想搭理他的樣子。
「即使是前輩,我想也不要這麼常在上班時間跟女朋友講電話比較好呢。」 小山自然地拿紙杯裝熱咖啡。
錦戶微微轉過頭看了小山一眼,然後轉過身,身體靠在櫃子上、手環抱於胸前。 「我說、你這個剛從別的部門調過來的是不是也要認真上班,不要趁機摸進茶水間偷懶?工作都熟了嗎、這個月的業績達到了嗎?」
「呀、呀、呀……錦戶前輩果然有如傳說中的嚴格啊。」 小山拿了一杯咖啡遞到錦戶面前,自己手上也有一杯。
等錦戶拿了咖啡後,隨即轉身離開。 「小的這就去工作,為了讓錦戶前輩滿意必定每天在外面跑業務跑十個小時、賣出十樣產品,以達到錦戶前輩設定的業績目標。」
聽他耍嘴皮子離開,錦戶嘴角上揚、哼了一聲,拿起咖啡喝了一口。
 
 
「錦戶為什麼老是打電話、不傳mail?這樣電話費不是很貴嗎?」 今天下班,錦戶跟小山一起去公司附近的居酒屋吃東西。
「在那邊按來按去的麻煩死了、直接拿手機起來用講的不是比較快嗎?」
「是這樣喔……」
但從來沒看過你在十分鐘之內掛掉電話啊,幾乎每天都會花一半的午休時間待在茶水間,下班的時候一定會打一通電話跟對方說要回去了。
真看不出來外表看起來有點嚴肅的錦戶是這麼黏對方的一個人啊……
「傳mail很好玩的啊……不然,我來跟錦戶傳mail吧?」
「啥?」
「我先傳給錦戶,錦戶再回傳給我,從這裡開始吧?」
 
 
6.
 
 
最近亮的上班族生活好像很有趣的樣子,有個臨時從別的部門調來的職員,特徵是單眼皮的笨蛋,亮說每天早上他都像是眼睛還沒張開一樣去上班,而且最近還開始傳mail給亮,mail的內容繪文字絕對比真的文字還多。我想他收到亮的回信一定會想抱怨,因為亮的mail一定只有簡短幾個字、連個繪文字都沒有。
 
 
「又傳來了……這到底是什麼意思啊?每次都弄那些奇奇怪怪的圖案……」
「亮你就也在mail裡加一些繪文字嘛。」
「才不要,『家』就好好地按『家』,為什麼要用房子的圖案?還有沒事在句尾加個閃電的符號做什麼,完全不懂到底是什麼意思。」
「可是這樣感覺很可愛啊。」
「我說如果是你啊,一定也會發一堆只有奇怪圖案的mail給我。」
以前就是這個樣子了,雖然以前繪文字沒有現在這麼多,但內就已經會在mail裡三不五時加幾個進去,所以當他收到小山的mail,他嚇了一跳,愛心什麼的根本就是亂用又濫用。或許是因為聯想到了內,所以他才能繼續忍受下去那根本看不懂的日文吧?
「那亮的回信裡,繪文字一定要比我多才行。」
「誰理你啊。」
 
 
7.
 
 
小山的媽媽從老家來關心兒子過得如何、適不適應大都市的生活,順便上醫院做健康檢查,預計要待兩個星期。
因為是做詳細的全身建康檢查,所以要住院三天。小山帶媽媽去醫院,第一天就做了許多檢查,檢查結束後陪媽媽到醫院的中庭走走。
「還是外面舒服呢……咦、那不是錦戶嗎?」
正奇怪錦戶為什麼會來醫院,馬上注意到錦戶身邊還有一個人。那個人高高瘦瘦的,身上穿著醫院病人的衣服,跟錦戶邊走邊笑著。
錦戶的朋友嗎、是這家醫院的病人嗎?
見兒子一直盯著遠方看,媽媽感到奇怪。 「慶一郎,怎麼了?」
小山回神。 「啊沒事,媽、要不要先進去休息?」 隨即陪媽媽回到病房裡。
第二天小山到醫院探望媽媽時,經過同一層樓的病房,意外發現昨天看到跟錦戶在一起的人。
跟媽媽打過招呼後匆匆離開,剛好看到那個人要下樓。
「這樣是不是不太好啊……」 雖然猶豫了一會、在內心天人交戰一番,但小山還是偷偷跟在他後面。
他慢慢地扶著扶手下樓到醫院的中庭去,小山正猶豫要不要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經過他身邊打招呼、就看到他在中庭不小心跟人擦肩而過,遠遠看好像有什麼東西從手中掉了出來。
他慌張地蹲下、雙手在地面上漫無目的地摸索。
小山看到他這個動作,心想難不成……
小山馬上跑了過去,把他掉的東西撿起來,原來是手機。
「你的東西。」
小山把手機遞到還蹲在地上的他面前,他伸手抓到的是小山的手臂,不過馬上沿著手臂往下抓到小山手掌中的手機。
「謝謝,不好意思。」 他抬頭對小山笑著道謝,但眼睛是閉著的。
那笑容是小山看過最純真的笑容了。
他拿著手機站起來後想要走到設在附近讓人休息的坐椅,小山見狀擅自拉了他的手,牽著他走到坐椅前。
他伸手摸了椅子的椅背、又摸摸椅座才坐下去。
「謝謝你。」 他又對小山笑了。
「呃……你也是這家醫院的病人嗎?」
「哦我是來做健康檢查的,你呢?」
「我是陪媽媽來做健康檢查的,無聊就來中庭走走……」 天啊我說謊了,小山心想。
兩人慢慢聊開了,小山知道了他的名字叫內博貴,他意外地很愛說話,談話之中小山巧妙地避開自己真正想問的問題,因為其中一個答案已經很明顯了,雖然內的臉是向著他的,但看著他的角度根本不對而且眼睛一直是閉著的。
要不是剛剛看到他找不到手機那一幕,小山根本不會想到他的眼睛竟然看不到,因為他可以自己下樓、自己走到中庭,昨天看到他跟錦戶在一起也沒特別注意到。
「你又到處亂跑。」 聽到錦戶的聲音,兩人都不約而同往那個方向抬頭。
「小山怎麼會在這裡?」 拎著一個塑膠袋走過來,看到小山、錦戶有些驚訝。
「咦、亮你們認識嗎?」 聽到錦戶好像認識小山,內好像比剛剛更高興了。
「他就是我說的那個單眼皮笨蛋新人。」
「單眼皮笨蛋新人?」 小山指著自己重複了一次,這是在說我嗎? 「不管怎麼毒舌這個也太過份了錦戶前輩,怎麼可以說一起努力的同事是笨蛋呢?」
「放心你還沒比他笨,你要是跟他一樣笨我就累死了。」 錦戶對小山說完又對內說。 「胃鏡照完了吧?」
「今天的檢查都做完了!」
聽內這樣說,錦戶才把東西拿出來,打開透明的塑膠盒蓋,自己拿了一顆草莓吃,再拿一顆塞進內的嘴巴裡。拉了內的手正要把整盒草莓讓他拿著時,發現內的手沾了一些沙子。
「你的手怎麼這麼髒、剛剛摔倒了嗎?」 錦戶趕緊仔細看他身上有沒有受傷。
「剛剛手機不小心掉在地上,所以我找了一下。是慶ちゃん幫我找到的喔!」
「慶ちゃん……唔呃、才剛認識就叫這麼親熱,嘖。」
 
 
8.
 
 
小山和內成了好朋友,小山常常在錦戶留在公司加班時,過去陪內吃飯。他發現內雖然眼睛不方便,但即使沒有人看著、也可以獨自完成生活上的大小事。
「因為我已經給亮添很多麻煩了,所以我希望盡可能不要再讓他操心。」
肚子餓的時候他可以自己走到街角的便利商店,告訴店員他要買什麼,店員就會拿給他結帳;他可以自己帶著兩條狗出門到公園去溜狗,還可以順路到商店街買些東西,因為大家都已經認識他了,所以也會盡量幫忙,像是站在蔬菜店前問這裡是不是牛肉店時,老闆會告訴他還要再往前走幾步,然後他就會笑笑地說謝謝;家裡的物品擺設都已經記得一清二楚,所以他可以自由使用。
他也發現錦戶這個人其實細心得可怕。每次進去、每樣物品都擺得整整齊齊的,雖然被內動過後總是會有點亂,但東西的位置都沒有變動過,因為如果變了、內就找不到了。
「慶ちゃん知道怎麼用手分辨一萬元、五千元和一千元嗎?嘿、這是亮教我的喔……」
還有溜狗的路線,小山好奇很久了、終於有天忍不住開口問內。內說那時候亮每天都帶著他和狗走好幾遍,讓狗記住這個路線不會拖著他亂跑,也讓他走了好幾遍住家周圍,花了很長一段時間讓內記住所有方向和位置。
「一開始真的很辛苦呢……而且我又笨老是記不住。」
講電話也是,因為內沒辦法看mail,所以錦戶才會直接用打電話的,有時還會留言讓內隨時都可以聽。
難怪沒有人可以從他身上得到任何東西,錦戶大概把一生的耐心和關心都用在內身上了吧?
如果是他一定做不到跟內一樣樂觀的吧?小山漸漸發現他不能再過去了,每次知道一些、又多知道一些,他變得不知道該怎麼面對錦戶和內,內太善良了,每次跟內在一起,他就會覺得自己好自私。
他曾經想過要跟錦戶在一起,雖然從以前就感覺錦戶有個很重要的人,但認識內後才知道,內是如此善良、讓人無法放著不管。他可以理解為什麼錦戶沒辦法跟內分開,連他都沒有辦法不理內,自然就會想:「不知道內今天怎麼樣、做了些什麼?」
雖然錦戶不會表現出來,但對於很努力讓自己獨立的內、還是很擔心的吧。他們的世界不能缺少對方。
 
 
9.
 
 
「亮。」
「幹嘛?」
「慶ちゃん好久沒有來了耶。」
「大概回老家過年吧,而且年假結束他還請了一段滿長時間的假。這麼想他啊?」
「對啊,好久沒有跟慶ちゃん聊天了……亮欺負慶ちゃん了嗎?」
「什麼啊你當我是小學生嗎?」
 
 
「是這樣的,因為有位捐贈者願意捐出角膜和視網膜、且指定要捐給內先生,我們也做了檢查,認為應該可行,但因為捐贈者只願意捐出單邊……其實捐贈者的這些要求已經是特例,不過視網膜移植雖然成功率較低,但剛好是教授目前正在進行的研究……」
「教授是目前國內的眼科權威,一個月前才剛成功完成一項視網膜移植的手術,那位患者恢復情況良好、我們也密切追蹤他的情況做詳細紀錄以利早日完成研究向醫界提出論文造福更多眼疾患者……」
主治醫生向內和錦戶說明,那位眼科教授就坐在他們面前。
說這麼多還不就是希望我們當他們的白老鼠?這種漂亮話在商場已經聽多了,錦戶有點不耐煩。不過到底是誰,這麼突然有人願意捐給內視網膜?
「請問是誰願意捐贈視網膜?」
「抱歉,這我們不方便透露……」
「是內的親戚嗎?」
「這……不是……」
「好,我要動手術。」
「內?」 突然這麼堅決的內,讓錦戶嚇了一跳。
「說不定可以成功啊。如果成功有一邊眼睛看得到了,那另外一邊的眼睛可以裝上次說的人工眼球,我就至少可以去打工了對吧。」
 
 
如果沒有亮的話,那時候的我也不會繼續活下來。
看不到的我,什麼都沒辦法做,是亮一樣一樣、一次又一次地教我,要我盡可能像以前一樣生活。
怎麼也記不住到公園的路線時,還對他大哭大鬧,甚至隨便亂跑,不知道自己跑到大馬路上、被喇叭聲嚇得停在原地。
「笨蛋你在做什麼!」
亮把我拉開,他抱著我、我們兩個都摔倒在地上。我沒有辦法克制躲在他懷裡開始大哭。
「剛開始不行、慢慢來一定可以的。我會一直在你身邊,到你能每天帶Leon散步、想要吃草莓時能馬上去買、下雨時能幫我拿傘到車站接我回家……」
亮抱著我,很溫柔地這樣對我說。
 
 
10.
 
 
手術和治療前前後後共花了一年的時間,這一年裡不斷地檢查、動手術、回診,內住在醫院的時間裡比在家裡還多。醫生建議移植受損較不嚴重的那一邊,成功率可能會比較高,還好動完手術並沒有太大的排斥反應,輕微的發炎症狀也即時控制住了。
在內決定動手術後,小山也臨時向公司申請留職停薪半年的時間。工作上少了一個人可以幫忙,下班後或假日也要去醫院照顧內,錦戶待在家裡的時間大概每天只有四個小時。
半年後小山復職,錦戶雖然覺得他感覺好像跟以前有一點不太一樣,但並沒有太在意,也多虧小山回來,讓錦戶少加不少班、後期輕鬆許多。
小山回來後沒多久也去探望內,兩人就像許久不見的好朋友一樣,內會跟他說自己有多感謝那位捐贈者、多期待拆線的那一天,他也會跟內聊工作或是日常瑣事。
 
 
這天錦戶到八點才下班,想時間還早過去醫院一趟好了,前天內剛因為傷口發炎住院了。
錦戶推開病房門,小山正在裡面邊幫內削水果邊聊天。他沒有馬上進去,反而站在原地看著兩人。
小山起身要拿削好的水果去洗一下,才發現他站在門口。 「啊、錦戶你來啦,怎麼不進來?」
錦戶這才走進病房,小山回來後把手上的保鮮盒交給他。 「那我先回去了,明天還要上班呢。」 說完小山就拿了東西離開。
錦戶想想還是把水果放下,跟內說一聲後跟了出去。
「小山。」
「咦?」 聽到錦戶的聲音,小山停下腳步轉身。
錦戶走近抬頭看著小山的眼睛說。 「眼睛……」
「嗯?什麼?」
「不、沒事,謝謝你來幫我照顧內,內很高興你來陪他。」
「哎呀跟我見外什麼,內也是我的朋友啊。那就這樣了,bye。」 小山揮手跟他說再見,轉身離開。
錦戶看著他走進電梯,像突然沒氣的皮球一樣整個人無力靠在牆上,嘆了一口氣。
「為什麼你跟他都這麼愛逞強呢……」
 
 
因為你們任何一個都是我最重要的人。
我只能用這種方式讓我有個位置可以存在於你們之間。
 
 
 
 
 
 
 
 
 
 
--
一篇奇怪的亮內文。為什麼主角明明是剛過生日的內,結尾卻是小山呢Orz還宣傳了團員愛XD
雖然是架空文,文中的靈感和素材我用了很多現實的東西投射進去,但我並沒有把重點放在內的角度上,反而是錦戶和小山的敘述比較多。因為我想表現出內身邊的人都是非常關心他的,即使遇到困境、也沒有人會拋棄他,沒有人會忘記他,會陪在他身邊。而接受這些人的照顧與鼓勵的內,心情如何我想是可想而知的吧:)他只想盡自己所能努力,然後報答他們。
至於小山,其實他一點都不悲情喔,只是太笨了而已XD"到最後他已經不想跟錦戶在一起了,可是他又不願意失去錦戶和內,腦筋不好只想到這個笨方法XD"
他願意把眼睛捐給內,並不是因為他愛錦戶所以才有的犧牲精神唷,而是為了內才決定要做這樣的事:)
ma...大概就是這樣,第一次用敘述的寫法結果非常有用字數爆增還超瑣碎|||||||
最後雖然還是遲到了QQ,還是要跟小公主說:生日快樂,大家都在等你喔:)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