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699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0

    追蹤人氣

[J禁][山成手]這是愛

 
 


 
「你們兩個!」
加藤成亮上了一整天的課、拖著疲憊的身心回到家,果不其然看見家裡一大一小一個橫躺、一個橫臥在沙發上,脫下來的外套、襪子等散落於地板上到處都是,他一件一件撿起來、忍不住抱怨了。
「シゲ、今天晚餐吃什麼?」手越雙手抱著沙發椅背,看起來是勉強撐起來的,一臉還沒睡醒的樣子。
「拜託不要每次我一回來只會問晚餐是什麼好不好?先回來也不幫忙做點家事……我每天上課累得要死,回來還要照顧你們兩個……」
他仍然一邊撿一邊抱怨,從大門口撿到房門口,剛要把地上第二件西裝外套撿起來,就被從沙發爬起來的山下給撿走了。
「シゲ明明是大學生,每天上完課就沒事了──」 手越的聲音從客廳傳來,尾音拉得很長聽起來卻很無力。
山下一樣是一臉疲憊的樣子,撿起了自己的西裝外套、襪子、領帶等等衣物,然後對抱著一堆手越的衣褲的シゲ說。 「我拿去洗。」
シゲ愣了一下,雖然馬上就回過神,把手中的衣服也交給他。 「啊、那這些也麻煩你了。」
「嗯。」 山下微微點頭,然後抱著衣服去房間後面。
他就這樣看著山下消失在門後。
「シ──ゲ──,我要吃咖哩飯!」 從客廳又傳來手越的大嗓門。
「什麼咖哩飯啊,你以為只負責吃就連選擇的權利都有嗎?」 他轉身吼回去。
 
 
一個半小時後,三盤咖哩飯上桌。
 
 
「明天是星期日,我打算跟對面的小山一起去超市買東西。山下くん呢?」
「是跟慶ちゃん嗎?我也要去!」 坐在シゲ對面的手越馬上接著說。
「我們早上就要出門,你一定起不來的啦。手越很熟嗎?小山他們。」 シゲ看山下吃到一半停下來、手伸向餐桌中央裝滿各種調味料的瓶瓶罐罐,好像在找東西,他這才想到什麼、離開餐桌到廚房去拿。
「嗯,慶ちゃん常找我一起去逛街喔。我絕對起得來的!我一定要去!」
即使手越說得如此堅定,但シゲ想最後他一定起不來的。
シゲ回到餐桌坐下時手中多了一罐新的辣椒粉,撕掉外層的包裝後遞給山下時,他露出笑容、說了聲謝謝,然後打開瓶蓋不斷往盤中灑。山下一個瞥眼看到手越嘴邊的咖哩漬,抽了一張衛生紙稍微幫手越擦一下,手越自然地接過衛生紙自己擦掉。
看到山下不斷加辣椒粉和幫手越擦嘴巴的樣子,シゲ卻發了愣。
他們這樣的關係是不是會跟加辣的咖哩一樣,越來越難受呢?
「很好啊。我明天要跟朋友去打高爾夫,晚餐可能不一定會回來吃。」 加辣的咖哩更下飯,山下沒兩三下就把盤裡的東西通通吃光了。 「好吃!シゲ做的飯果然好吃。」
「謝謝、咖哩和飯都還有,還要嗎?」 シゲ伸出手,想幫山下盛飯。
「嗯,我自己去盛就可以了。」 山下拿起盤子走進廚房。
「哦好……」シゲ重新拿起湯匙,因為一下離開位子、一下說話的,他的咖哩從剛剛開始只被吃了兩三口而已。
「シゲ,再不吃涼了就不好吃了喔。」 手越說。
「這還要你說嗎?我這就要好好地來吃了。」
「シゲ、我還要!」 手越將吃得乾乾淨淨的盤子遞出去,說得理直氣壯,完全沒有想到要自己去盛飯。
「什麼嘛,才剛要我好好吃飯,現在又要我去盛飯……」 雖然嘴巴上這麼抱怨,但他還是起身、接過手越的盤子。
 
 
為什麼他總是沒辦法拒絕手越呢?シゲ怎麼想都想不到答案。
因為手越而火大的事情很多,但他都沒辦法對手越氣很久,上次他生日時手越把他整得好慘,他憤怒地對手越大吼:「我生氣了!我真的生氣了!」卻越吼越小聲。手越仍然看著他的糗樣、沒有同情心地笑得不亦樂乎,但明明很生氣的他,看著手越大笑到前俯後仰的樣子,氣竟然就這樣慢慢消了。
一開始手越也是突然闖進他的生活的,原本只有他跟山下兩人住在一起,但有天山下從公司回來,身後跟了一個小鬼──就是手越祐也──似乎是理所當然的,手越就這麼住下了。
兩個人一起生活時,雖然大部份的家事是加藤在做,或許是天生勞碌命吧?他沒辦法裝作沒看見堆得跟山一樣高的衣服、桌上散亂的報紙和雜誌,但山下看到他在做時,也會把自己那部份做好;但三個人的生活就不一樣了。
山下仍然會在他忙時把自己那部份做好、不增加他的負擔,但手越理所當然地把所有事情都丟給他。無論是洗衣服、打掃、洗碗盤,每天回家幫手越撿衣服已是見怪不怪、清除被丟在手越床上的雜誌也是每星期的例行公事。
 
 
洗完澡的シゲ出來看見手越的房門大開、燈也沒關,好奇怎麼回事探頭進去,卻沒看到手越在裡面。
他轉身看另一扇緊閉的門扉。
又跑進去裡面了吧?明天果然起不來了,還會一睡就睡到傍晚吧。這樣想著的シゲ,一手拿毛巾忙著擦頭髮、一手把燈和門關上。
真是的,既然要跑去跟山下睡也關一下燈和門嘛,什麼都被人看光了、又浪費電。
他們三人各自有一間房間,雖然平常是各自睡在自己的房間裡,但手越常常到山下的房間去睡,山下也從來不會拒絕。
換作是他,就不敢做這種事。
跟山下只有兩人住一起時,他也沒有做過這種事。
 
 
***
 
 
「這是什麼啊?你說說看你交出來這些東西到底是什麼?給日本人看的嗎?哪一個日本人看得懂你說!還笑!你以為只要傻笑客戶就會願意買你的東西、聽你說話嗎!」
即使部長如此劈頭痛罵,手越還是只能苦笑、不停點頭。
「啊──為什麼這個部長跟人事部和行銷部的完全不一樣?」 回到座位上的手越馬上無力趴在桌上,看來是受到了不小的打擊。
之前在人事部時工作輕鬆、轉到行銷部雖然要整理的資料很多,但上司和同事都對他很好,做錯了也是溫柔地告訴他、要他馬上改正而已。但現在這個部長脾氣非常差,調過來都好幾個月了,還是每天都要抓他過去痛罵一頓。
每天做的工作不管是做得好還是不好,隔天都要被拿出來罵一次,難不成我偷偷說他後腦禿了一塊的事被知道了嗎?早知道這麼辛苦的話,就乖乖當個大學生,幹嘛因為自己的課不用去學校也可以,覺得時間多就還來這裡受苦受難呢?
「手越!!」
「是!」 聽到部長洪亮的嗓門,手越迅速挺直脊椎,轉頭看到部長生氣的臉,嚇得馬上飛奔過去。
 
 
「今天又被罵得很慘了吧?」 六點了,大家開始把手上的工作做個收尾,陸陸續續開始收拾準備回去,坐手越隔壁的同事邊收邊笑跟手越說。
視線偷偷瞄向門口,確認部長已經走出辦公室,手越才敢喘口大氣、趴在桌上。 「是啊……唉為什麼只有我這樣被罵呢?」
手越一臉難過的樣子,說真的有很多事情他都不會,來這個部門幾個月了卻還是像新手一樣,但不管怎麼做還是不得部長的心,是不是自己果然不適合吃這行飯呢?每天只接受挨罵沒有得到稱讚,手越不得不這麼想。
「每個人都是這樣熬過來的,你不是第一個。」 同事說得很輕鬆,要手越習慣就好。 「山下剛進公司時也是啊,就像你一樣不管怎麼做都會被部長罵個臭頭,但幾年之後現在是業績top 1。」
「真的假的?」
同事拿了西裝外套起身,拍拍手越的肩想鼓勵他。 「動作快,別忘了七點半在車站前面的卡拉OK,遲到了我們可都不會等你。」
「是!」 不知道是受到了同事的鼓勵,還是想到要快點下班,手越拿出幹勁、加快速度把工作結束掉。
 
 
手越打開包廂的門,同事們都在裡面等他了。
「手越你動作太慢了!」
「對不起、對不起。」 手越露出笑容說。
「來、來,遲到的要先唱一首歌。」 一位前輩把麥克風塞到他手裡,再悄悄在他耳邊說。 「要炒熱氣氛喔。」
被前輩賦予如此重任的手越,放下公事包、拿著麥克風走到前面,馬上就用符合他年紀充滿活力的聲音說:「那就……2322-48!麻煩你了……」
「あ、あ……いい……ううええ……おー」 手越先試了一下音,趁這機會環視了一下整個包廂,發現山下也有來。今天在公司一直沒看到他,本來以為他不會來了。
確認過麥克風後,手越舉起左手,誇張地大喊:「各位,工作了一整天不high一下怎麼行呢!明天就是假日了,讓我們忘記工作煩惱吧──」
透過手越中氣十足、充滿活力的聲音,氣氛很順利地熱絡了起來,一曲結束手越把麥克風交給下一個人。
就這樣一群白天在辦公室正襟危坐的上班族,在包廂內把工作、上司、客戶、煩惱都拋開,又唱又笑的結束了假日前的夜晚。
 
 
送已喝醉站不太穩的前輩們一個一個離開,最後剩下手越和山下兩人站在車站前面。
「你也要搭電車嗎?」 山下先開口。
「啊、對!」 相較山下兩手輕鬆地插在口袋裡問他,手越顯得有點慌張。
「那、一起走吧。」
「啊好!」
雖然在同個部門工作,但因為負責的客戶不同,其實手越跟山下根本沒說過幾句話,兩人現在並肩坐在電車裡,手越從前方的窗戶倒影看到山下雙手抱胸,眼睛閉著似乎沒有要閒聊的打算。
進入公司快一年、轉過幾個部門,即使現在仍然跟山下沒有交集,但手越沒有忘記當初為什麼決定要在學中就進入這家公司。
轉頭看著山下的側臉,業績會top 1也是因為山下本來就很厲害吧?而且光是看著他就會有種信賴感,不像自己毛毛躁躁。
手越就這樣盯著山下的側臉看了一段時間,等車都通過了三站他才開口。 「前輩。」
聽到聲音的山下睜開眼,眼珠轉到右方。
「我覺得,我好像不太適合這家公司……」
「為什麼?」
「進來這麼久了我還是一直出錯,每天都被部長罵,每次都在扯前輩們後腿……果然對我來說還是不行吧。我在想、果然應該要好好專心念書才對,這對我來說太難了。」 手越把頭靠在身後的玻璃窗上、仰頭看著電車的天花板說。
山下看了一眼手越。 「我覺得這樣的手越已經很好了。你才剛來這個部門沒多久不是嗎,工作上還不熟練是當然的,而且剛剛的手越不是很厲害嗎,讓大家的情緒高漲什麼的。我覺得手越能想到自己還不足的地方,已經很棒了,因為要先知道自己不行的地方,才會思考怎麼變行不是嗎?所以我覺得這樣就夠了。」
山下在最後稍微偏頭對手越露出一個微笑。 「遇到困難就像現在這樣向大家說出來,我們會幫你的。」
手越覺得說著這些話的山下全身散發著安心的氛圍,讓自己也全身充滿力量,可以無畏地迎接各種挑戰,失敗了也無需害怕,因為這麼溫柔的山下前輩會好好接住自己的。
「嗯!」
 
 
***
 
 
シゲ打開自己房間的落地窗,發現山下站在陽台角落抽菸,他趕緊把窗戶關上,免得菸味飄進室內。
兩人互相點了頭,シゲ過去站在山下旁邊、也跟他一樣趴在女兒牆上。
「要嗎?」 山下把菸盒打開遞過去,問他要不要一根。
「啊不用了。」 還是不要抽吧,免得手越又要大呼小叫。對,為什麼山下抽菸他可以不在意,自己就要被他威脅身上絕對不可以有菸味、嘴巴不能臭呢?
兩人都不說話只看著底下的街景,沉默了一會シゲ才決定開口。 「因為在室內不能抽,所以來這裡抽啊?」 其實這也不是今天才知道的事情,只是他不知要說什麼,為了打破沉默才勉強自己開口的。
山下似乎知道,所以也只是輕輕點個頭,意味他有聽到シゲ說的話的成份還比較大。
吐了一口菸,他才說:「今天手越也是洗完澡就馬上睡了。」
「這麼早啊、他不是都會拖到凌晨兩三點才睡的嗎?」 見山下似乎有意開啟話題,シゲ鬆了一口氣。
「這幾天部長心情不好,罵他罵得很兇,所以特別累的樣子,好像還很煩惱呢。」
「手越在裡面都已經兩年了還在罵呀?」 シゲ微微勾起嘴角,有一段時間手越天天在家裡講在公司被罵的事,很久沒聽到了還以為那位部長已經把目標轉移了呢。
「因為剛好一直沒有新人進來,所以還是他負責被挨罵。」 想到手越每次在部長面前拼命苦笑道歉的樣子,山下也笑了。
「不過他會把自己的煩惱說出來,シゲ就不會了呢。」
「咦?」 為什麼話題會轉到自己?偏頭看山下,發現他看著自己。
不過在他繼續接著說下去時,就把視線移回遠方的房舍了。
「手越最近在說シゲ好像有什麼煩惱的樣子。」
「我哪有啊……」 シゲ苦笑。
「所以手越很煩惱、怕是因為シゲ討厭他。」
「我哪有啊!」 聽到這、シゲ不是苦笑,而是覺得太荒謬大笑了。 「我才沒有咧,他從哪裡覺得我討厭他啊?那小子……」
看到シゲ急於澄清的樣子,山下覺得有趣笑開了。 「手越怕自己是做錯什麼事情讓シゲ生氣的樣子,還擔心得睡不著覺。」
憑シゲ對手越的了解,絕對沒有這回事!那小子不是還是一樣不管在哪裡都能睡著嗎?每晚也都睡得很好,每天也記得叫他做這個做那個的。他才不相信手越會為了他而憂鬱。
「不、不……絕對不會有這種事的,手越他才不會這麼想呢……」
「手越本來想把工作辭掉的,覺得自己沒辦法再做下去,想著還是專心讀書好了。他說要不是那時候跟我們在一起,他一定就會辭職的。」
咦、是嗎?聽山下這麼說,シゲ才知道原來不管什麼時候都會以笑容應對的手越有過這樣的煩惱。
「所以,我覺得如果シゲ有煩惱的話,跟我們說會比較好喔。」 山下把菸熄了,看著シゲ說。
看著山下,シゲ心想他會的,但接著又覺得有點怪怪的。
所以現在是山下跟手越都認為我有煩惱嗎?
雖然不知他們兩人到底從哪些事情認為他有煩惱,其實現在的他覺得自己每天都很快樂,雖然每天都要像手越的保母一樣、幫他料理大小事,跟山下也只是自己的想法無法調整過來,但他真的覺得跟他們生活在一起、如此充實的生活感覺很快樂。所以他還是對山下說:「嗯、我會的。」
「時間不早了シゲ也早點睡吧。」 山下打開落地窗、走進シゲ的房間,シゲ也跟在後面進來。
「啊、今天就睡シゲ這吧,晚安。」 不想再走回自己房間的山下,一說完就趴在シゲ的床上,因為觸到柔軟的床而露出幸福的笑容對シゲ說晚安,然後眼睛就閉上了。
喂、喂、喂!來不及阻止山下的行為,シゲ只能在心中無聲吶喊。怎麼家裡一大一小都是做事這麼free的人啊?
無奈地坐在地板上、看著山下的睡臉,不到三分鐘就睡著了呢,什麼都沒說只留下他這麼煩惱。
我該睡在他旁邊嗎?還是出去呢?
 
 
***
 
 
「小山跟手越認識嗎?」
「你說你們家那個手越嗎?當然認識啊~之前才一起去逛街而已。」 小山拿了一顆洋蔥在手裡掂著、看著定價牌思考著。
「買個十顆好了……應該不會太多吧?還是三顆就好了呢……」 正盤算著一星期三人份要買多少才剛好的小山,仍不忘跟シゲ聊天。 「怎麼了嗎?」
「不……也沒什麼特別的。」 シゲ背對著小山,在冷藏區挑生菜,最近山下開始每餐都要吃沙拉,不多買一點不行。
「小山不會覺得,每天照顧錦戶跟增田很累嗎?」
「不會呀。シゲ呢,會覺得照顧山下跟手越很累嗎?」
「當然會啊!尤其是手越,每次都不做家事全丟給我,煮了馬鈴薯燉肉卻說想要吃拉麵等等,煩死人了……」
「但是シゲ也覺得很開心吧?」 小山轉身走到シゲ身旁、空著的手搭在シゲ肩上,另一手的籃子裡多了五顆洋蔥。 「手越這孩子真的很愛撒嬌呢,因為他很相信シゲ吧?即使在外面遇到什麼困難、甚至被欺負了,シゲ都會在家迎接他吧。」
「手越雖然遇到挫折也會露出笑容,但說不定只是不想露出難過的樣子讓別人看了擔心吧?所以能對シゲ表現真實的樣子,說不定是因為在シゲ身邊感到安心吧。」
シゲ無法反駁小山的話,他的確覺得很開心。像是手越忘了帶文件去公司、打電話向他求救,要去學校考試卻不認得路、叫他帶他去等等,比起其他人熟悉的笑容,他更常看到的是除了笑容以外的樣子。雖然那時他嘴上抱怨手越老是幫他沒事找事,但不可否認內心是很高興的。不只是被需要的感覺,而是另一種更特別的。
「這是愛唷,手越對シゲ的愛。」
說什麼愛啊……聽起來怪難為情的。
「對了、手越的生日好像快到了是不是?」
シゲ抬頭想了一下日子,還真的快到了呢。 「嗯、對啊。」
「シゲ要一起去買禮物嗎、還是要跟山下一起去………啊!シゲ!」
「什、什、什、什麼事?」 手臂突然被小山攢住猛力一扯、手上的菜掉在地上,整個身體被扯向小山那邊、失去重心差點摔跤,シゲ嚇了一跳,趕緊問是發生了什麼大事。
小山伸出手指著遠方的一個大紅告示。 「シゲ!牛肉現在在限時特價!快!」 說完馬上就拉著シゲ往牛肉賣場跑去。
「喂、喂!」
シゲ邊跟著小山在超市內奔跑,邊思考為什麼他身邊的人都是如此我行我素的人呢?
 
 
***
 
 
「シゲ──」
在房間裡寫報告的シゲ,聽到隔著門板傳過來的手越的叫喚。
「又幹嘛──?」 打開門看到手越站在他自己的房門口前、不斷啪喳啪喳地按著電燈開關。
手越轉頭,手還是不斷啪喳啪喳地按著電燈開關。 「我房間的燈壞掉了,怎麼按都不會亮──」
「這種小事自己做嘛,真是的、我幫你換吧。」 說完他就去搬了梯子過來。
「手越、把開關關掉。」 隨即聽到啪一聲,手越把開關按到off的位置。
シゲ拿了手電筒確定燈的位置,架好梯子後帶著備用燈泡爬上去,拆下舊的換上新的,不到十秒的工夫就完成了。
「好了、把燈打開看看。」
手越聽話打開了燈,房間內馬上充滿明亮,シゲ看沒問題了也爬下梯子。
「我就知道拜託シゲ一定可以的!」 手越邊說邊上前從正面抱住了シゲ。
「喂、也用不著這樣吧……」 被手越一把抱住、感覺相當不習慣的シゲ不知所措地眼神四處飄移。
「我收到了喔,シゲ的禮物。」 手越抬頭,對他露出了潔白的牙齒和笑容。
在自己懷中的手越,看起來似乎很高興的樣子,看著如小孩般純真的笑容,シゲ突然覺得有點害臊,想別開視線、又不知要不要推開手越。
「謝謝。」 手越對シゲ說完,就湊上シゲ的唇親了一下。
在他才剛要別過臉時,他的唇就這麼被偷襲了。
可是直到被手越送出房間、關上房門,他才回過神來。
咦?我剛剛是被親了嗎?????
 
 
回到房間,發現書桌上擺了一封信,上面寫著「給シゲ」
シゲ把信拿起來,翻過去背面再翻回來,看著信封上有點歪的字笑了。
「他也會有這麼可愛的一面啊。」
 
 
寫完報告已經凌晨一點多了,シゲ決定刷完牙就去睡覺。打開房門看見對面的門又沒關好,從裡面透出昏黃的燈光。
「手越……睡了嗎?」
シゲ偷偷把門再打開一點,看到手越躺在床上睡死了、一點反應都沒有。
「明明就還是個小孩子嘛……學什麼大人硬要穿上西裝呢?」 シゲ悄悄走到床邊,幫手越把有一半掉在床外面的棉被蓋回他身上。
「睡著了就像天使一樣,醒來卻變惡魔。」
シゲ蹲在旁邊端詳手越的睡顏。安靜、不說話的樣子可愛得會讓人忍不住親一把;只看到這個畫面的人一定不會相信他醒來後自我中心的樣子。シゲ伸手摸摸手越的頭、微笑。
「吶、晚安。」
 









 (完)



Q.手越唱的是哪一首歌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