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699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0

    追蹤人氣

[J禁][野豬]修二と彰‧情人節限定山龜篇

[野豬]修二と彰‧情人節限定山龜篇 


 作者:Lina

 





  亀
ヤマピー兩人匆匆從野ブタ的拍攝現場趕來飯店,跟著等在大廳的工作人員上樓,一進房間就先大聲說「失禮了,讓你們久等了。


  換好衣服後,兩人專心地聽著親切的工作人員解說今天拍攝的主題以及訪談的內容概要。


  瞄了一眼舒服地躺在旁邊的
,他好像快失去意識進入睡眠狀態了。


  ヤマピー
往中間移了一點,頭跟靠在一起,他的眼睛已經快全閉上了,ヤマピー索性也把眼睛閉上。
 

  乾脆就一起睡吧。
 

  接著
ヤマピー從後環住的肩膀,讓他靠在自己的肩上、胸前。
 

  「兩位做一個大笑的表情吧。」
攝影師這麼說著。


  什麼?聽到攝影師聲音的
馬上躺正,ヤマピー轉頭看了一眼,要怎麼刻意做這種表情啊?


  亀
也將視線往左移一些,但只是微笑看著他。


  在心裡大叫「我不會啊──」的
ヤマピー似乎沒有這種困擾,情急之下只好豁出去了,把眉和眼全皺在一起張大嘴巴,好像正在大笑的樣子。
 

  「哈哈哈……」


  咦?
ヤマピー把眼睛睜開一點點,露出潔白的牙齒笑出聲音來,瞇著眼笑得很開心的樣子。
 

  「太棒了!」


  等攝影師的聲音響起,
才開口。 「哈哈哈……你那什麼表情啊!」


  「你笑我?」
ヤマピー拿了一個枕頭丟過去。
 

  亀
抱著ヤマピー丟過來的枕頭盤腿坐在床上,精神全被ヤマピー叫來了。 「真的很好笑啊……哈哈哈……誰看了都知道是刻意裝出來的吧?」


  「兩人的感情如何呢?」


  「我們從以前就認識了,有困難時也會幫忙……」


  「不過沒有過相處這麼好的時候呢。」
笑著說。


  這時
ヤマピー又砸了一個枕頭到他頭上,他也把抱在懷中的枕頭往ヤマピー丟,兩人就這麼邊玩鬧邊拍照邊回答問題。
 


  「實際上,我重視戀人大於友情。如果一起坐船,朋友和戀人同時落海的話,我一定會先去救戀人的。 

  「耶?」
ヤマピー驚訝地看著 「那如果朋友死了怎麼辦?」


  看
ヤマピー這麼認真的表情,反而露出輕鬆的表情對他擺擺手,要他別這麼緊張。 「這只是舉例而已啦。」


  對他說完
再轉頭對訪問者認真地說。 「當然對我來說友情也是非常重要的。」


  「嗯……」
聽完的回答,ヤマピー突然安靜下來,似乎在認真地思考著。 「我還是覺得友情比較重要吧。」





  「其實你快要睡著了對不對?」


  兩人一起看著剛拍好的照片,
ヤマピー指著其中一張舒服地靠在枕頭上,眼神卻已經渙散。
 

  「你這張還不是故意拉衣領賣弄性感。
 

  「 山下 君。」


  工作人員叫喚,山下又回到床邊,兩人各自進行單獨訪談或攝影的工作。


  雖然攝影師說隨意擺姿勢、輕鬆自然就好,但沒有指定的動作自己反而不知道要怎麼辦才好……不停轉頭張望周圍,
ヤマピー拿起一旁的便條和筆。


  攝影師拿著攝影器材在自己面前擺出架勢,拍了我拿著便條和筆好像在寫什麼東西的樣子吧?


  嗯……寫些什麼好呢?剛剛不過是稍微鬆開領口而已,就很性感嗎?論性感我是絕對比不上
的。


  心裡這麼想著,覺得自己跟性感無緣的
ヤマピー,在便條上寫下了SEXY 的字樣,嘴角不自覺往上彎出很大了弧度。
 


  不知道為什麼攝影師會有想拍他刷牙的樣子的想法,嘴裡都是牙膏泡沫的
,咬著牙刷舉起手整理髮型。


  剛剛跟
ヤマピー玩枕頭大戰時把髮型弄亂了,不過對著鏡子撥弄自己頭髮的似乎怎麼弄都不滿意。
 

  頭髮好像太長了……該去剪一剪了,這樣子看不管怎樣都很像……歐巴桑。


  認真刷著牙讓攝影師拍照的
從鏡子看到站在浴室門口的ヤマピー
 

  「你結束了?這麼快。」
用含糊不清的聲音問。


  含著牙刷的
整個嘴都嘟起來了。


  「哈哈──撇著扁烏龜嘴的
ヤマピー突然指著鏡中的誇張地大笑,還笑到拍手。
 

  亀
往斜後瞪了一眼卻不動聲色,刷完牙,等到工作人員把器材都搬出去浴室後,突然用手掌壓住水龍頭出水口,留一個小隙縫讓水全往斜後方的ヤマピー噴。
 

  「啊!」
ヤマピー一邊用手擋水柱,一邊上前摟住的脖子不讓他逃跑,也用手往他身上潑水。
 

  結果兩人從枕頭大戰變成潑水大戰,最後兩人都得拿著被水噴溼的衣服向服裝贊助者道歉。





  「
さぁ──我現在看到床就好想撲上去啊。 張開雙手雙腳往床上撲去,就這麼以大字型的姿勢趴在柔軟的床上。


  「等一下還有工作嗎?」


  「有啊……」
把臉埋進蓬鬆的枕頭裡,聲音漸漸微弱。 「你呢?」


  「嗯,還要去拍雜誌照。
ヤマピー說完也趴在床上,不過他是壓在身上。
 

  「你看起來好累,要不要睡一下?我等一下再叫你起來。
今天也是從早上八點就開始拍野ブタ了,兩個人最近都很忙,更不用說這個工作狂了,每天只睡兩、三個小時,現在只要一碰到床兩人都想睡。
 
 ヤマピー
一手從胸前穿過抱著瘦弱的肩膀,一手輕輕撫摸的頭髮。
 

  亀
翻過身與ヤマピー面對面,笑著。 「你不要睡得比我還死就好了。」


  對方的身體貼著自己的身體……


  亀
微微瞇起眼,細長的眼型讓眼神看起來更銳利。 「你剛剛說,『我還是覺得友情比較重要吧』是什麼意思?」


  「什麼意思?」
這句話有什麼問題嗎?


  「那我呢?」
嘟起嘴,撇過臉好像有點不高興的樣子。


  「我不重要對吧?」


  是為了這個?所以現在是在跟我耍任性嗎?


  ヤマピー
撐起上半身。 「你剛剛不也說了你是個見色忘友的人?」


  「我哪有見色忘友!」
ヤマピー這樣說馬上大聲反駁。
 

  「你不是說了你重視戀人大於朋友嗎?」
那我又在哪裡呢?你都沒想到我聽到那句話有多難過嗎?為什麼是你在生氣呢?


  ヤマピー
的表情帶有怒意又帶點難過,但他只看見眉頭皺得更緊的臉。
 

  雙方都為自己的理念堅持而僵持不下。


  「……算了。
ヤマピー站起來,背對整理東西。
 

  亀
從床上坐起來,盯著ヤマピー的背影一陣子才緩緩開口。 「……什麼算了?」


  ヤマピー
依舊生著悶氣,不說話背對整理包包。
 

  「
ピー……」
 

  ヤマピー
聽到叫他的聲音很細小、很微弱,卻很冷靜。
 

  「我們不是……戀人嗎?」
為什麼你要對我生氣?原來你只給了我一個朋友的位置?


  本來一開始只是想開個玩笑撒個嬌而已的……


  ヤマピー
轉過身看見微低著頭咬著嘴唇。是自己一開始就想錯了。


  那個說「
愛してる」每次都說不完整的是誰?那個說「在一起」的是誰?那個故意鬧我喊我「かずや」的是誰?笨蛋……通通是笨蛋。
 

  感覺被環住而扭動身體,抬起頭。


  ヤマピー
看見的是帶著淚卻倔強的臉。
 

  「
──」 ヤマピー慌了手腳,怎麼辦?拿了面紙跪在床上胡亂幫擦去臉上的眼淚。 「不要……不要哭了……」
 

  可是
把他的手拿開不理他。


  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的
ヤマピー,只好說了。 「再哭明天眼睛會很腫沒辦法拍戲喔。」 果然,馬上自己努力止住了眼淚。


  沒想到要用這種方法才能止住
的眼淚,ヤマピー嘆了口氣。
 

  要先道歉……


  ヤマピー
端正了跪姿,很正式的低下頭。 「請原諒我。」


  換
不理他了。


  「
亀ちゃん是……我的……戀……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