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699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0

    追蹤人氣

[J禁][野豬]修二と彰‧抱我吧修二限定山龜篇(下)






──一個人要上Music Station耶,不過沒問題的,因為我可是要做日本第一的山下智久啊。(UP)

──哇,好緊張喔~都沒有人在我旁邊。

──亀正在做什麼?

  他到底在幹嘛啊……發簡訊的時間距離正式錄影不過幾分鐘而已。

  亀一腳縮起來坐在椅子上,邊用毛巾擦著溼潤的頭髮,邊按手機看還沒閱覽的簡訊。

  剛剛帶ランちゃん去散步回來後,手機丟在房間裡,想當然爾這些簡訊一封都沒有回。

  LED螢幕上的電子時鐘顯示剛過十二點,手機突然響了。

  已經睡著的ランちゃん嚇了一跳,從床上跳下來又跳到亀身上。

  亀一手安撫著愛犬,一手按下了接聽鍵。

  「喂喂。」

  「幹嘛?」

  「看外面、外面。」

  「外面?」 亀抱著愛犬走近窗戶。他在搞什麼鬼?

  把窗簾拉開,ヤマピー抱著他家的狗ピーちゃん站在樓下。

  亀嚇了一跳,抱著ランちゃん快步下樓開門。 「你在外面幹什麼?」

  「我們家ピーちゃん說今天想要見ランちゃん。」

  亀看ヤマピー懷裡睡死的ピーちゃん,根本沒有這回事吧?

  「打擾了~」 不等亀請他進去,ヤマピー自己就先抱著ピーちゃん走進去了。

  「喂……喂喂!」

  想攔已經來不及了,亀雙手抱著愛犬看著大剌剌躺在他床上的ヤマピー,ランちゃん也兩隻前腳巴著亀的手臂,眼睛睜得大大的看著佔據牠位置的龐然大物,似乎在生氣ヤマピー把自己平常睡覺的位置被搶走了。

  「亀ちゃん不睡覺嗎?」 ピー掀開棉被拍拍身邊還空著的位置,一切好像都非常自然。

  「山下智久。」

  聽到亀喊了自己的全名,原本躺在床上的ピー坐起身,因為很晚了還沒睡導致眼睛有點水腫,看了他一會兒才開口說。 「亀有看今天的MS嗎?」

  「沒有,剛好跟ランちゃん去散步了。」

  「我今天啊,唱錯歌詞,還把麥克風架弄倒了。」 說完ピー搔搔臉苦笑,又重新躺下蓋好被子。

  原來是這樣啊……亀低下頭,偷偷扯了嘴角。

  亀爬上床,鬆開手讓ランちゃん跳到床上,輕輕推著側躺背對著他的ヤマピー。 「喂。」

  ピー不理他。

  「ピー──」

  「我媽說我好遜喔。」

  怎麼才剛躺下就有濃濃的鼻音。

  「哈哈,是很遜啊。」

  ピー回頭了,轉身緊閉著唇看著亀。

  修二好過份。

  雖然是事實,但自尊心讓他不想馬上承認,ピー自己也知道這只是無謂的掙扎。

  「我也很遜啊,青春AMIGO的時候我也唱錯歌詞了呢,竟然還直接叫出『糟了』。」

  「而且那時候ピー很過份都不幫我呢。」

  說到這裡ピー突然起身緊緊抱住了亀,零距離的接觸讓兩人的心跳都漸漸加快卻無關慾望,亀也環起雙手抱ピー,將頭往他懷裡探了探。

  是一種久違的熟悉和安心感。

  「亀是第一個讓我在吵架之後,還主動說話的人呢。」

  「是嗎?那也是不得已的吧。」

  ピー皺了眉。 「沒有這回事。」

  「明明就有,本來就是就算不跟我和好也無所謂吧?反正分別隸屬兩個團體碰面的機會也不多,誰知道公司竟然把我們兩個湊在一起。」

  「和也。」 ピー縮緊了抱著亀的手,聲音有點低。

  為什麼亀老是說這種話呢?

  亀抬起頭,對他笑了笑,示意沒事,過去的都過去了,讓他想生氣卻沒有辦法。

  「如果那時候,我沒有主動找你說話,我們會怎樣?」

  「修二と彰還是會組成,然後明明私底下交惡的兩人在攝影機前裝出很要好的樣子,直到戲殺青,我們再度分道揚鑣、老死不相往來。」

  痛痛痛痛痛……ピー突然加重了力道,亀覺得骨頭都快被他捏碎了。

  「可是我們現在什麼誤會都沒有啊。」

  是啊,討論又回到原點,那麼你到底想確定什麼?

  亀掙脫ピー的懷抱,在他面前坐正,認真地看著他,想要從眼睛讀出他的心思。

  沉默了一會,剛想要開口,ピー卻先一步說了。

  「如果那時候我們兩個沒有解開誤會,現在我一定會很後悔、很後悔的;如果經過了四個月,我和你還是形同陌路,我一定會很生氣的;真的,如果沒有跟亀在一起,我一定會後悔的。所以,只要是你,要我道幾次歉都無所謂,要說幾次對不起我都願意。什麼斷絕關係,才不會有這種事。」 ピー雖然努力眨眼睛,但還是有一些淚偷偷跑到眼眶外面。

  聽完亀把雙手搭在ピー的肩膀上,身體往前傾,輕輕在ピー的唇上留下一吻。

  「我也是喔,如果ピー那時候沒有邀我一起好好談談的話,我又要跟ピー錯過了,那麼也不會有之後的回憶了吧?但是,現在我們兩個,是一體的唷。」

  你正在經歷的事,我也會經歷,無論是現在、等會兒,還是多久以後。

  ヤマピー再度把亀緊緊抱住,把自己的唇貼上亀的,張開嘴讓自己的舌與亀的交纏在一起。

  「ピー……ピー……」 只能從縫隙發出微弱的聲音,雖然很努力配合與ピー的這一吻,但手卻推拒他壓上來的身子,想要他等一下。

  「嗷嗚!」 不等亀先叫ピー等等,ランちゃん已經先發出慘叫,亀趕緊鬆口。

  「笨蛋,你壓到ランちゃん了啦!」

  ピー轉頭看一拐一拐逃到另外一邊去的ランちゃん,伸手過去要抱牠。 「ランちゃん,你爸爸現在要跟我做大人的事喔,所以不好意思,今天就跟ピーちゃん睡吧。」

  「不要碰牠,哼,什麼大人的事啊。」 亀把ピー的手拍掉,把愛犬抱進懷裡。

  「嚇到ランちゃん和讓ランちゃん受傷是不可饒恕的事,對不對?」

  亀說完低頭親了ランちゃん一下,然後抱著牠下床,走到幫牠佈置的籃子邊,裡面已經有隻ピーちゃん佔走了一大半的位置。

  ピーちゃん已經在墊了許多柔軟被子的籃子裡睡得不醒人事了,亀不禁笑出來,這到底是狗像主人,還是主人像狗呢?

  「ランちゃん,晚安。」 給ランちゃん晚安吻的同時,亀被人從身後抱住。

  「亀ちゃん剛洗完澡香香呢。」

  正要把人推開,身體卻被整個抱起。ピー輕輕地將亀放在床上,然後將自己壓在他身上。

  「你練這麼壯就只是為了這一刻嗎?」 亀故意嘲諷ピー,表情卻是無比的甜蜜。

  ピー咧嘴對亀露出一個傻傻的笑容。

  「因為我要永遠珍惜,亀,亀梨,和也。」










(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