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699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0

    追蹤人氣

[J禁][野豬]修二と彰‧七夕限定山龜篇

[野豬]修二と彰‧七夕限定山龜篇
 
 
 作者:Lina




  「喂。」

  「ピー,什麼事?」

  亀全身只穿著短褲,腳盤坐在沙發上正看著電視,ランちゃん窩在亀光溜溜的肚子上休息。

  聽ピー的聲音感覺跟以往不太一樣,好像是很正經的事,但現在亀的注意力在電視播的搞笑節目上比較多。

  「那個……」

  「嗯……啊什麼?」

  「那個,我可以在電視上說以前跟你吵架的事嗎?」

  「啊?」

  「等一下要錄節目,有這個訪問內容。」

  「哦……」

  「如果你介意我就不說了,不介意的話我再說。」

  「嗯……」

  「好,那拜拜。」

  「喔……啊?」

  等亀反應過來,通話已經被切斷了。

  到底是什麼跟什麼……?因為不專心的關係,其實亀不太懂剛剛ピー到底要說什麼。
 
 
  「和亀梨的意外關係」

  「和亀梨的超衝擊告白」

  「我以前超討厭亀的」

  亀握著搖控器的手停在空中,沒辦法按下按鈕,眼睛張得大大的看著這些字幕一再重複出現,他都看到傻住了,不知該做什麼反應才好。

  這些標題還真是驚聳啊……連知道整件事情的當事人自己看了都嚇了一跳。

  看著ピー在節目中講以前的事,心有點痛痛的。不過又看到ピー後來說到現在越來越喜歡自己的那可愛、有點害羞的笑容,又從心底漾了甜蜜的漣漪,自己也不自覺跟著微笑。

  如果在節目中講話的是自己,在電視機前看到的是ピー的話,也會有同樣的感覺吧?

  不過沒辦法呢……「這些事都發生過」,這個事實確確實實存在著。

  剛進事務所的時候想吸引別人注意,所以說話、行為什麼的就像想耍帥的國中生一樣,故意用一些沒有禮貌的用詞,有點不良的樣子以為這樣很帥氣。

  後來對這份工作認真了,不只待人處事方面一百八十度大轉變,整個人連氣質都可說是脫胎換骨,卻從ピー那裡得到更狠的評語。

  「喂,你在忙嗎?」

  ピー上的節目還在播,亀拿起手機打電話給ピー,聽了兩遍的「青春AMIGO」副歌才被接起來。

  上次才跟他說歌該換「抱いてセニョリータ」了吧,他卻說用自己的歌很難為情。

  「嗯,在拍戲,不過沒關係。」 ピー偷偷利用場記在核對出現物品的空檔,偷偷躲到角落接了電話。

  「七夕那天有工作嗎?」

  嗯……一個月後的事…… 「目前好像還沒有,可是不知道之後會不會安排……」

  「那麼那一天我先訂下來。」

  「咦,亀那時候不用拍戲嗎?」 已經知道亀夏天有接戲了,這樣夏天會很忙碌啊。

  「應該要,不過我不管,你的七夕我訂下來了。」
 
 
  「你對誰才是真心的?」

  他大概一輩子都不會忘記這句話吧……
 
 
 
*   *   *
 
 
 
  微徐的涼風、叮叮作響的風鈴、有點吵的蟬鳴、畫著海浪的圓扇、微敞的浴衣、兩片透紅的西瓜、清涼的麥茶、無雲的星空,這樣才是夏天啊!

  「如果這邊是海邊就好了……」 咬了一口西瓜,三角形的西瓜頂端缺了一角,亀仰望天空,晴朗無雲卻只有幾顆星星在閃耀。

  「那就想像這裡是海邊啊。」

  「怎麼想像啊!」 視線回到平地,放眼望去只有水泥牆和馬路。

  「閉上眼睛。」

  「要做什麼?」

  「先閉上啦。」

  雖然不知道ピー要做什麼,但亀聽他的話先閉上眼。

  「咻──咻──咻──啪──嘩──,這是海浪的聲音喔!」 ピー在亀耳邊說。

  「噗……」 亀肩膀微顫。

  「咻──嘩──浪好高啊,山下智久和亀梨和也決定要挑戰這個浪頭,咻──咻──哇──站上去了、站上去了,站在浪頭上了,啊!亀梨選手跌下來了!」

  「哈哈哈──」 忍不住了,亀笑得頭往旁邊一偏,倒在ピー的肩膀上。

  真虧他想得出來……

  「怎麼樣?很棒的海邊吧。」ピー咧嘴笑著說。

  「才不棒咧,為什麼是我先跌下來啊?」 亀感覺到右邊肩頭多了一隻手摟著自己。 「夏天一定要去海邊,你上次答應我的。」

  可是夏天你要忙著拍戲,一定又很困難了吧,ピー想。 「當然,夏天就是要投入大海的懷抱!」 但即使如此還是不能放棄,即使只有短短幾小時,他也會努力,ピー指著遙遠的天空,大聲地說。

  說完又咬了一口西瓜。 「亀在祈願箋上寫了什麼願望?」

  「想要休假而已,你呢?」

  「哈哈……」 ピー伸了右手去翻看掛在左邊那盆竹子上的祈願箋,沒有回答只是笑了幾聲。

  這笑聲讓亀覺得有點詭異。 「你寫了什麼啊?」 伸手搭在ピー的肩頭上撐起一點身體想越過他看箋上的字,但ピー一直擋著他,所以他也伸出手想抓住隨風搖曳的箋紙。

  「讓我看啦!」

  「NO!NO!」

  在混亂的攻防戰中,ピー用自己身材上的優勢擋住想越過他搶走箋紙的亀,抓了放在地上的仙女棒點火。

  對,還要再配上燦爛的煙火,夏天。

  「不准過來!」 轉身拿著仙女棒在亀面前亂晃。

  哼,幾隻仙女棒我才不怕咧。

  亀也點燃了仙女棒,兩人拿著仙女棒當武器打來打去,掉落的火花還燒掉他們幾根頭髮。

  微徐的涼風、叮叮作響的風鈴、有點吵的蟬鳴、畫著海浪的圓扇、微敞的浴衣、兩片透紅的西瓜、清涼的麥茶、無雲的星空,還要再加上燦爛的煙火。
 
 
 
  *   *   *
 
 
 
  「等等等等等等等……一下,要是你媽媽和妹妹回來怎麼辦?」 在心裡暗罵「山下智久你這個大色狼」,一邊把ピー推開,雙手伸直擋在ピー的胸前,製造了五十公分左右的安全距離。

  穿浴衣的好處就是──要脫掉非常方便──。

  亀背靠在牆上,腰帶還繫著,但浴衣已經是幾乎完全敞開的狀態,一邊的肩膀已經完全露出、衣服像是斜掛在他身上的。

  但安全距離畢竟不保證安全,ピー抓住他的手,很快又壓上去。 「她們去參加社區慶祝會,很晚才回來。」

  「亀的手放在我的胸膛上……讓我心心、心跳好快。」 在亀耳邊低喃,因為是七夕所以故意說點浪漫的話,但沒想到說的人自己也不好意思、先口吃臉紅了。

  ピー在亀的脖子、鎖骨四周親吻,溼滑的觸感和頭髮的搔弄讓他覺得好癢,ピー的手則是越來越往下,撩起了亀的浴衣下擺。

  亀將手往浴衣內探去,一手撫摸著ピー的背,一手在他的胸前遊走。

  ピー撫摸著亀的大腿,讓他不自覺將一腳曲起,微微向外敞開。 「啊……」 這樣子感覺很舒服。

  突然亀往前抱住了ピー,拉掉他的腰帶,整件浴衣掉落在床上讓他的完美身材完全暴露在亀面前。亀吻了他,還掛在亀身上的浴衣跟他的肌膚摩擦著,讓他覺得很癢卻又搔不到癢處。

  早知道剛剛就乾脆一點幫亀全脫了。

  因為亀的重量壓上來,ピー往旁邊倒在床上,亀原本越吻越往下移動,但突然停止動作抬起頭。

  「等一下!」 亀覺得他聽到了開門的聲音。

  「喀嚓。」

  「咦,哥哥不在?」 是ピー的妹妹的聲音。

  ピー的媽媽和妹妹回來了。

  亀馬上坐好,拉起浴衣把它穿好。

  「不用擔心啦。」 ピー也起身重新拉下亀的浴衣。

  亀緊緊抓著衣服不讓ピー得逞。 「要是伯母進來怎麼辦?」

  又形成了一種另類的拉鋸戰,最後是ピー獲勝,因為他在亀耳邊吹氣,亀馬上全身僵硬使不出力氣而鬆手。

  「可能跟亀梨先去睡了吧?『因為今天亀過來玩,所以我讓他睡房間了,今晚要讓媽媽睡客廳,真的是很對不起。我們先睡了,晚安。 永遠愛媽媽的兒子上』你看,你哥哥留的紙條。」

  聰明的山下智久已經為各種狀況做好了萬全準備。

  開玩笑,什麼都還沒開始呢,怎麼能讓亀逃掉?

  「如果聲音被她們聽到呢?」

  「放心,我衣服這麼多,隔音很好。」

  放什麼心啊!啊……

  拉下亀的浴衣,ピー直接用舌頭去挑弄他胸前的突起,他只能緩緩往後倒下。

  進入ピー的房間,要先穿過三大排掛滿了衣服的衣架,才能看到他的床。而床頭尾兩邊的牆也有一排衣服圍住。

  「ピー……」 亀張開了雙手。

  那些衣服散發著ピー特有的味道,一進入這間房間,就像被他擁抱著的感覺。

  ピー親吻著亀的下腹,亀的陰莖明顯往上抬了,他先握住幫亀射了之後,把亀翻過身,亀用四肢撐著,他才緩緩進入。

  「唔……」

  「再等一下……再等一下就好了……」 聽亀發出有點痛苦的呻吟,ピー說。

  為了緩和亀的感覺,他彎下身趴在亀背上,從背後環著亀的腰,調整一點姿勢,努力讓自己的動作放慢,先慢慢地前後移動一次。

  「這樣感覺舒服嗎?」

  亀點點頭,他才再度開始。

  有時候,他會覺得亀隨時可能會在他懷中消失,他也知道這個想法很可笑,明明人就抱在懷裡啊,但他還是會不由自主地這麼想。有一天,可能連他都會變成傷害亀的人之一,所以他一直小心翼翼的,關心亀的想法、亀的心情,連在這種事情上,他都希望知道亀的感覺。

  「啊……」 亀心裡還是有點顧忌,不敢發出太大的聲音,抱著枕頭,把頭埋進去,屁股因而翹得更高。

  「痛要告訴我……」 一手扶著亀的腰,一手握著亀的手,他要亀知道,雖然他有時很大男人、很個人主義、有時神經很大條,他有很多缺點,但他要亀知道他都在身旁。

  等ピー也射了,慢慢放下亀,兩人面對面側躺互相抱著對方。

  「愛してるよ。」 亀突然開口。

  ピー打哈欠的嘴馬上閉上,臉像沾上被打翻的蕃茄醬一樣迅速變紅,趕緊撇過一邊。 「幹……幹嘛突然說這個……」

  「說這個不好嗎?」

  「……啊──我會不好意思啦──」 覺得很害羞更抱緊了亀,不想讓他看見自己漲紅的臉。

  「愛してる……愛してる……愛してる……」 就是明知道他會害羞,所以一直說故意鬧他,讓他把自己越抱越緊。 「我看過『Hey! Hey! Hey!』了。」

  「啊,是嗎……對不起,我應該打電話給你,讓你不能看的。」 其實他只是想要強調現在超──喜歡亀才會說那些話的。

  「我以前真的很像不知天高地厚的死小孩,以為自己很行,在事務所說話沒大沒小,反而對你說敬語,還跑到你面前自我介紹。」

  「那時候我覺得你怪怪的,心想『這人做什麼啊?』,還不太想靠近你。」

  「你還記得以前對我說過的話嗎?」

  「什麼話?」

  亀想了一下,然後搖搖頭。 「沒事,謝謝。」

  「咦?」

  亀鑽進ピー的懷裡,手繞過了他的胸膛放在背上,實在的感覺。

  「真的很謝謝你。」

  「咦,什麼、什麼?」

  亀沒有回答,只是笑著搖頭。

  「到底是什麼?亀不說我睡不著啦。」

  「你明明躺在床上三秒鐘就打呼了。」
 
 
  隔天早晨,因為有工作的關係,亀先起床跟ピー的媽媽打過招呼後就先走了。

  走出ピー家又看見擺在門口的那盆竹子。

  亀一張張看著綁在上面的祈願箋,終於看到ピー的了,然後露出了笑容。

  看完後亀從口袋裡掏出一張祈願箋,把它綁在上面。
 
 
  剛起床的ピー站在門口伸了一個懶腰,眼角餘光掃過左邊的那盆竹子,覺得無聊又去翻看那些祈願箋。

  「咦,昨天怎麼沒看見這張?」
 
 
 
 
 
 
 
 
 
 
──ホンキだよ。  かずや──










(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