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699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0

    追蹤人氣

[J禁][TT]MOMENT of ⅡⅧⅢ

 
 
 
 
 
MOMENT of ⅡⅧⅢ
 
 
作者:Lina
 
 
 
 
 
翼想,或許這輩子除了出道之前的那段時期,他從沒有像現在這個時候這麼煩惱過。
看著自己幫瀧澤拍的照片,皺了一下眉頭。
「我也不知道那時候到底在拍什麼……」 到底那時候自己是想要拍什麼啊?
看著一張張照片卻怎麼也想不起來,那個時候,到底是想要拍下什麼樣的瀧澤呢?
「嗯……」 翼看著在室外拍的照片。
像是怪客一樣拿著相機跟在他的後面,明明叫他不要一直轉頭過來、還是不停回頭看。
竟然還蹲在煎餅鋪前選煎餅……這背影怎麼看起來這麼可愛?還提著塑膠袋晃啊晃的。
對著幾張瀧澤走在商店街道上的照片,翼的嘴角不自覺彎起連他本人都沒有查覺的過大弧度。
「噗……」 看到下一張,忍不住噗嗤一笑。
當時是想要拍下「明星瀧澤」卻「平凡地」在商店街買水果的樣子,沒想到瀧澤突然轉過頭來,拿了水果對自己扮鬼臉。
這個鬼臉來得措手不及、反應不過來,只記得自己一直捧腹大笑,連相機都拿不穩,笑了好一陣子後好不容易止住,請瀧澤再做一次想要拍下來。只是這之中又忍不住不斷笑出來,試了好幾次才成功拍下來的。
 
 
「好好拍啦!」
「哈哈哈哈哈……」
「喂!」 看翼已經笑到上氣不接下氣,瀧澤假裝生氣誇張地跺腳。
「好好好……」 勉強拿起相機,但手還是笑得抖個不停。
瀧澤雙手疊上翼的手,穩穩地握在手裡。
翼的大笑止住了,唇瓣將雪白的牙齒藏起來,兩人互相凝視了一段時間。
因為大笑一直抓著冰冷機器的手也變得溫暖起來。
「好啦,快拍啦!」 瀧澤突然放開手說。
重新擺好姿勢,按下快門的一瞬間翼又露出了整齊的兩排牙。
 
 
室外的照片還好,拍的那天天氣不錯,可是室內的……
飯店的燈光本來就比較昏暗,又把工作人員隔離開來,拍出來的照片主體被切的切、糊的糊。
「可以放這種照片嗎?」
其實自己拍了上百張的照片,那天在房間裡自己不停地對著瀧澤按快門,一股腦地想要把自己眼中的瀧澤留下來,不希望錯過他任何的一舉一動,但能用的不到十張吧?
「唉……」 翼趴在桌上嘆了一口氣。 「這些能用嗎……?」
說不定這對自己,也是一種新的挑戰。
隨意抽了一張照片出來,是瀧澤睡覺的樣子。
「……」 翼不知該說什麼,嘴唇反而抿得更緊了一點,眼角默默泛紅。
 
 
翼右手抱著枕頭,趴在床上看著左邊也趴著睡的人。
他的右手也抓著枕頭,不過是抓著翼的枕頭。
緩緩地將左手從溫暖的棉被抽出來、輕輕地觸碰他的手,緩緩地用指腹感覺到有點粗糙的肌理,然後用整個手掌包裹住,那手是這麼地溫暖。
光是這樣看著他的睡顏,就可以讓自己感到很幸福。
「翼……?」 感覺到身邊的人似乎有些騷動,原本睡瞇的眼睛微微睜開一絲細縫。
他感覺到翼正握著自己的手。 「……怎麼了?」
「沒事……」 聲音帶有一點鼻音。
再瞇一下眼,然後睜開。 「怎麼了,哭了?」 這可嚇醒了他,移動了一下姿勢把翼拉過來懷裡。
「才沒有。」 聽到他的話趕快別過頭去。
「胃痛嗎?」 他把翼抱在懷裡。
「不是。」
「那為什麼半夜突然哭了?」
「你的金髮太刺眼了。」
「咦,是我?」 怎麼會是我?覺得這理由有點莫名其妙,而且現在房間幾乎全黑耶,真是令人有點哭笑不得。
不過,有什麼辦法呢。
他抱著翼輕輕拍著翼的肩,翼的頭靠在他的手臂上只露出眼睛咕嚕嚕地瞪著枕頭和床單。
輕輕嘆了口氣,吻了翼幾下,嘴角卻是微笑的。他繼續拍著肩,也按摩翼的背,希望能紓緩翼的情緒。
你們沒看過。
那個連剝衛生筷都要做鬼臉的瀧澤秀明。
跟高中生玩猜拳很認真地計較三戰兩勝的瀧澤秀明。
吃麵還要用湯匙的瀧澤秀明。
染髮劑刷太多使得頭髮太亮的瀧澤秀明。
只有我知道。
那個腳踏金色拖鞋、手拿金色包包、繫金色皮帶全身閃亮亮的瀧澤秀明。
那個不知道煎餅是稱重賣的瀧澤秀明。
那個老是不記得舞步伸一指卻比peace的瀧澤秀明。
那個半夜兩點載我到處找西餐廳的瀧澤秀明。
那個什麼都很厲害把螳螂畫成電動牙刷的瀧澤秀明。
那個很有男子氣概說要用生命保護我的瀧澤秀明。
很有男子氣概卻很溫柔變魔術逗我笑的瀧澤秀明。
很有男子氣概卻很溫柔又是個笨蛋邊玩疊疊樂邊跳腳的瀧澤秀明。
很有男子氣概卻很溫柔又是個笨蛋其實是睡覺會打呼的平凡人,
瀧澤秀明。
 
 
 
 






(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